{Lifestyle} 2020 Christmas 諾貝松聖誕佈置

2019 年的聖誕裝飾走了比較華麗繁複的路線,當時好像不知在哪預告過,說 2020 年將走樸素風格;說起來,面對著大環境疫情尚未終結、讓人如驚弓之鳥的這 2020,我感覺樸素來得正巧,比什麼都適合作為它的句點。

於是今年我們除購入樹頂上星星一枚,以及不變色、不閃爍燈串一組,其餘佈置仍沿用舊的收藏。我想裝飾不一定要五顏六色,如果把氣質相近的元素搭配現出,一樣可以做出整體感。

閱讀更多»

{Notes} 乏人問津的縱躍思辨-《堅果殼》

某些藝術家,無論是文字或繪畫上的,就像未出生的寶寶,能在侷促的空間裡大放異彩。…有的人投身寫作,只為了給自己看。科學也是,有人把一生奉獻給了某種阿爾巴尼亞蝸牛,有的人則是某種病毒。達爾文花了八年時間研究藤壺,並在睿智的晚年研究蚯蚓。希格斯玻色子,一種小到不能再小的東西,可能連東西都算不上,卻是幾千人畢生的追求。關在一個堅果殼裡,在兩吋象牙中、在一粒砂子中看見世界。有何不可呢?一切的文學,一切的藝術,人類的一切努力也不過就是浩瀚宇宙中的一個小斑點。甚至連這個宇宙都只是無數實際和可能宇宙中的一個小斑點。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