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s} 乏人問津的縱躍思辨-《堅果殼》

某些藝術家,無論是文字或繪畫上的,就像未出生的寶寶,能在侷促的空間裡大放異彩。…有的人投身寫作,只為了給自己看。科學也是,有人把一生奉獻給了某種阿爾巴尼亞蝸牛,有的人則是某種病毒。達爾文花了八年時間研究藤壺,並在睿智的晚年研究蚯蚓。希格斯玻色子,一種小到不能再小的東西,可能連東西都算不上,卻是幾千人畢生的追求。關在一個堅果殼裡,在兩吋象牙中、在一粒砂子中看見世界。有何不可呢?一切的文學,一切的藝術,人類的一切努力也不過就是浩瀚宇宙中的一個小斑點。甚至連這個宇宙都只是無數實際和可能宇宙中的一個小斑點。

閱讀更多»

{Notes} 觸目所至皆邊境的精神危機-《苦雨之地》

(圖片轉自閱讀最前線

海抹除一切界線,無從跨越。有一瞬間他們此刻看到的海是一塊浮動的白鐵,沒有巨大的藍鰭鮪、沒有正在逼近的暴風、沒有雲也沒有浪。在科技如此無微不至照顧人類的時代,為什麼還沒有辦法讓這樣的一艘船安然穿過古老地球演化至今的熱帶氣旋呢?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