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 輕盈的告別不易

一間喜歡的小書店因故即將搬遷。上週在書店參加讀書會時隨身帶了富士拍立得,想把幾個場景照下來,因下一次讀書會場地即將換到新址,舊的這個地方,人員與書本、雜物即將徹底清空,或許再過了幾個月或一兩年,曾貼上展覽海報的牆會被怪手擊破拆毀,矗立著社區小廟香火爐的角落也將拓寬成馬路,這裡的回憶會陷落,與城市曾經存在但已見不著的事物一樣被沖入時代的溝渠裡。
閱讀更多»

{Essay} 聖誕快樂

Untitled

朋友熱熱烈烈地聊著近日,孩子嘴裡含糊著平行世界的語言,在聖誕樹旁與糜鹿、企鵝、野兔、她母親親手縫的玩偶玩耍,坐在想像中的鐵軌上遊戲。桌上還有半個披薩、一些肉與多瓶的酒,沒有人覺得冷或餓,儘管相識逾十年,那天卻有種睽違已久的錯覺。
閱讀更多»

{Essay} 一入十二月

一入十二月,大窗前慣用的咖啡桌被移開,位置讓給了一棵聖誕樹。

猶記得還是研究生繭居在外時,不到三坪的小房間裡,任性地養了一隻貓,房間四角一邊是衣櫃,一邊是書桌,一邊堆了印表機與準備中的考試用書。另外僅一扇對外小窗,白日忙著把大量咖啡因儲存到體內,讀著英文論文,準備我勉強才跟得上的課程;夜深人靜時熬夜振筆(敲鍵盤其實),思索自己未來去向,思索對這城市是愛得多還是恨得多;許多落寞時候,世界於我不過就是一盞檯燈、一張書桌與一張床那麼大而已。
閱讀更多»